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学校减负致辅导班抢位:家长真的“疯了”?

2019-12-19

她理解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落实起来会有很多问题。以前大家以考试为中心,有规则好做事,现在突然变了,大家很慌张。一旦成绩不好,家长就会怪老师教得不好。但孩子只是在课上听讲,不做练习不考试,怎么检验学习成果?

2018年,教育部等九部门出台了《中小学生减负措施》,要求各省份结合实际出台落实的具体方案。2019年10月28日,浙江省教育厅发布了《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》,又被称“减负33条”。

网络上一边倒的反对,认为这是在制造学渣。在大家都转发那篇自媒体文章的时候,杨劲松的朋友圈却显得格外安静,几乎没有人转发相关信息。和外界看到的“南京家长疯了”不同,实际上他和很多家长甚至拍手叫好。

杨劲松已经在给孩子看寒假班和春季班,他不相信教育改革。“考试制度和高标准是不会变的,人才选拔机制也不会变,上好学校的还是前面的学生。”在他眼中,优秀,是唯一需要遵循的规则。

“吐槽是没有用的,能改变什么呢?还不如好好学习,提升自己的能力。”杨劲松说。

明明是为了孩子好,“减负”为什么不被认同?

在金融业深耕多年,他认为,减负引起家长焦虑,而焦虑背后都是生意。自媒体写了家长的焦虑,赢得了流量,家长们为了孩子以后的发展,去买学区房、上各种课外辅导班、上早教……需要花钱的地方更多了,却不一定有效果。

作为老师,周雨琪认为,人才选拔机制不变的情况下,任何政策都是治标不治本。虽然课业压力小了,可是近年来的中考高考难度却越来越大了。

一味地不允许学校考试、增加课外辅导教材,只会让教育的机会更加不均等。公立学校减负了,但昂贵的私立学校并没有,以后公立学校的师资会越来越弱,更多的老师会去机构或者私立。造成的后果是,有实力家庭的小孩会越来越优秀,把普通家庭的孩子远远甩在后面。

“这样的孩子是不会有出头之日的。”

杨劲松和周雨琪都明白,国家政策的初衷是好的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,规范学校办学,主要是治理“抢跑道”给学生加压。南京市教育部门的做法从大方向说没有问题。但是,南京的学生参加高考,是要和全省学生竞争的。浙江想把“主动权”给学生和家长,愿意少做作业就少做,可有多少家长愿意让孩子不做作业呢?事实就是更多家长选择给学生在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基础上加餐。

“其实只要让家长看到希望就可以了,看到改变的希望,看到孩子可以去‘快乐学习’的希望。”杨劲松说,不要像那篇自媒体文章一样,只让人看到焦虑和绝望。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